外墙岩棉复合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墙岩棉复合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网上信托的误区-【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13:29 阅读: 来源:外墙岩棉复合板厂家

一、选择不同的信托公司风险都一样

俗话说“买猪看圈”,动辄几百万的信托产品投资,更要看看是哪家信托公司发行的。信托出了问题时,背后有没有要面子不差钱的老子公司买单。

央企系信托

有的信托公司是由央企投资成立的,如中石油控股的昆仑信托、华电集团控股的华鑫国际信托、中化集团的外贸信托等。

央企类信托的产品风格在所有信托公司里是最保守的,他们的管理层收入是由总公司来发的,如中铁信托总经理的收入,是由中铁来发。而外贸信托总经理的工资是由中化来发。几乎固定的收入,让他们没有动力去做风险高的项目,而在年初就制定好的预算,也让他们只有完成和完不成之分,完成的多少则对个人预期年化收益影响不大。但是如果出现问题,则会牵涉其中。

信托

有的信托公司目前共有三家,建设银行成立的建信信托,兴业银行的兴业国际信托,交通银行成立的交行信托。毫不疑问,信托的强势在对于信托项目的资金风控上。

地方财政系

很大一部分信托公司的背景是地方政府财政局,如很多地方性的信托公司等。其产品特点是集中在其地方政府财政局管辖区内企业融资的需求,而且往往会加入一些政府部门财政隐含的担保。

民营系

民营机制的信托公司也不在少数,如金汇信托、粤财信托等,此类信托公司,市场化程度更高,产品的理念,迎合市场的创新程度也更高。

二、投资信托要求“保本保预期年化收益”

很多投资者出了钱自然想要预期年化收益不愿意承担风险。然而,这恰恰是《信托法》所不允许的。在2001年《信托法》成立之前,信托业处于混乱状态,很多业务打着“保本保预期年化收益”就去拉拢资金,投资者也看了“保本保预期年化收益”就投了,完全不看项目情况。结果自然是什么也保不了,有些信托公司甚至倒闭。信托业从1000多家到《信托法》成立时的37家,本身就经历着多次整顿。前不久,宜信财富因为“担保“引发兑付纠纷,这充分说明了,“保本保预期年化收益”只是让你心理上感觉上风险低了,其实并没有真正降低风险。

民间借贷不断发生兑付纠纷,我想其中不乏“保本保预期年化收益”。即使银行存款额存折上也没有印着“保本保预期年化收益”的字眼,存款也不断发生被盗新闻,很多人都没有追回本金。相关法律规定信托不得承诺“保本保预期年化收益”目的是为了预付金融骗局、让投资者看清楚资金的去向。

因为信托不能提供“保本保预期年化收益”的承诺,所以我们的很多投资者就一直在拒绝信托;他们宁愿把钱存银行或者买国债,这其实是在拒绝财富。

如果有人跟你说,我们的理财产品是“保本保预期年化收益”的,这是违法的!你愿意和一个违法的人合作吗?

三、集合类的信托预期年化收益稳定、风险很低

集合信托主要是指受托人把两个或两个以上委托人交付的信托财产(动产或不动产或知识产权等等)加以集合,以受托人自己的名义对所接受委托的财产进行管理、运用或处分的方式。

由众多的委托人将其有关财产作为信托财产分别或集中转移给受托人并由此设立的信托。在这种信托存续期间,在需要的情况下,众多的委托人往往按照与信托有关的文件的规定或者应受托人的要求或者自发地召开会议以讨论和决定与信托有关的重大事项;这一会议将他们集中在一起从而形成由人的集合组成的集团,所以集合信托又称为“集团信托”。

“集合信托迅速发展的背后隐藏着一定的风险,虽然目前暂时没有出现无法兑付的情况,但是延期兑付、通过处置资产兑付情况比较多。从去年出问题的集合信托产品来看,风险的主要来源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归纳问题产品的类型,主要有四类。”西南财大信托与理财研究所日前在“2013中国网·普益财富管理论坛”上发布的《中国理财市场发展报告(2012—2013)》显示。

报告提到,目前信托行业有刚性兑付文化,不能以是否兑付为标准判断某款集合信托产品是否有问题,有时也不能按照现金流是否与预期一致判断某款集合信托产品是否风险暴露。如果信托产品有以下情况之一,即可判定其为风险已经暴露:在没有提前终止条款的前提下提前终止,或未按提前终止规定提前终止;尽职调查有漏洞,收集资料虚假或得出失真结论,且项目现金流与产品现金流不一致;在产品存续期间,由于融资方、担保方资信恶化,导致信托产品风险加大;信托产品延期兑付或不能兑付。

西南财大信托与理财研究所分析发现,大部分去年出现问题的集合信托产品的风险不是源于天灾,而是出于人祸,归纳起来主要有四类:第一类是,融资方或关联方涉及民间借贷,信托公司无法核实其负债总额,融资方资金链容易断裂;第二类是,融资方资金投向不明或不真实,影响了信托公司或投资者的判断;第三类是,由于市场变化,质押或者抵押物价值下滑厉害,信托产品出现风险;第四类是,事前对房地产(行情 专区)过于乐观,房地产项目失败。

“虽然去年集合信托产品风险频出,但风险暴露的产品相对与存量产品毕竟还是极少数。大部分集合信托产品都有过硬的质押抵押措施,未来风险大规模暴露的可能性较小,但风险频出容易导致委托人和市场其他主体信心低迷。”上述报告提到,“信托公司需要大信息披露力度,预防投资者出现恐慌情绪,增加投资者和潜在投资者的信心;加强事前控制,做好尽职调查和投资审批,把不符合条件的项目挡在门外。”

四、信托产品可以提前赎回

投资者买银行理财产品,往往只关注产品的历史预期年化收益,却忽视了潜在的流动性风险。

对于那些投资期限较长,且无法提前赎回的产品,投资者购买时必须多问一个问题:“我所投资的这笔资金未来是否有其他用处,我是否能忍受这么长的期限?”

如果产品的历史预期年化收益不高,那么购买时需更加谨慎。一旦经济复苏,进入加息周期,那么产品到时的预期年化收益还跑不赢CPI的上涨。

眼下,央行货币政策“动态微调”,大家应该随时关注货币政策的调整。

信托贷款类产品流动性最差

目前,理财产品市场历史预期年化收益均低于过去1-2年,投资于债券及货币市场的理财产品历史预期年化收益约在2.5%-3%,投资期限大都集中在6个月到12个月;信托贷款类的理财产品历史预期年化收益则存在差异,在2.5%-4%,投资期限以1年为主;结构性理财产品的历史预期年化收益差异更大,较低者历史预期年化收益4%,较高者历史预期年化收益10%以上,投资期限1-2年。

与基金相比较,这些理财产品的流动性甚至远弱于基金,而且大多数在投资期内是无法提前赎回。

其中,信托贷款类的理财产品流动性最差,不仅投资期限长,而且客户无权提前赎回产品。

2008年,这类产品曾是理财市场的主打军,由于其预期年化收益高于市场的定存预期年化利率,而且大多产品到期能实现历史预期年化收益,使得这类产品受到投资者青睐。但是“货币政策的调整”使这类产品的市场风险暴露。市场风险主要指市场预期年化利率发生变化。如在2008年底,央行连续降息,一度出现大批信托贷款类理财产品未能达到历史预期年化收益,新发的同类产品也纷纷降低历史预期年化收益率。

相反,如果预期年化利率上调,这类产品的历史预期年化收益率及实际预期年化收益率不会随市场预期年化利率上升而提高。所以投资者不应将过多的资金购买这类产品,尤其是投资周期长达1年以上的产品。

同时,投资者需要注意的是,信托贷款类的理财产品,它的预期年化收益定位是略高于银行定存,所以不要指望这类产品能获得超额预期年化收益。

结构性产品投资周期不宜过长

相比信托贷款类理财产品,结构性产品的投资周期更长。市场上最常见的是2年期理财产品,其灵活性体现在不少产品设置了可提前终止的条件,一旦满足条件,产品提前终止获得潜在预期年化收益,投资者拿回本金和预期年化收益,提高了流动性。

但是如果产品没有设置提前终止条件、产品历史预期年化收益也仅高于定存预期年化收益时,投资者在购买这类产品时要三思了,这类产品不仅流动性较弱,而且极有可能使自己资金陷入跑不赢CPI的尴尬局面。

这是有前车之鉴的。

花旗中国零售银行业务产品总监梁展霖曾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2003年、2004年,同样处于低预期年化利率时期,同样经历一轮股票回调,有投资者买了一堆中长期理财产品,结果错过了牛市。”

因为处于低预期年化利率的时代,银行为了将结构性产品的历史预期年化收益做得“漂亮一点”,比同类产品高1个、2个点,一个办法就是拉长产品期限,结果加息周期来得很快,通胀也再次来临,到时获得的产品预期年化收益,在购买当时看来,是明显高于定存预期年化利率,但过了2年、3年之后,这样的预期年化收益甚至连CPI都跑不过。

“动态微调”政策或加大流动性风险

现在,随着央行货币政策的“动态微调”,投资者要随时警惕货币政策的调整。如果购买一款投资周期长、历史预期年化收益又并不突出的理财产品,那么流动性风险就会加大,届时想提前赎回也“呼天天不应”。

目前市场上这类需谨慎的产品是存在的。

比如,平安银行8月推出的两款产品:安盈理财0922、安盈理财0921。这两款结构性产品均挂钩一篮子港股,只要在观察日所有挂钩股票表现等于或高于105%,产品即自动终止。两款产品的内容基本一致,差别就在于两款产品的投资期限不同。安盈理财0921投资期限为1年,安盈理财0922投资期限为2年,前者的历史预期年化收益率为4%,后者的历史预期年化收益率为5.5%。

后者比前者虽然高出了1.5%的预期年化收益,但是面临的流动性风险、预期年化利率风险高于前者。

例如,2007年连续6次加息,一年期基准存款预期年化利率从年初的2.52%到年末的4.14%。2006年的基准预期年化利率也上调了0.54%。

即便不算上调的预期年化利率,2007年CPI曾高达6.5%、全年CPI也在4.8%,加了6次息,预期年化收益还是负的。

所以,投资者在警惕央行货币政策动态时,对这类理财产品也需具有“长远眼光”,尤其产品周期更长、超过2年以上的产品一定要了解是否有提前赎回的机制,并了解潜在预期年化收益是否跑赢未来的CPI。

一旦进入加息周期,这类结构性产品的历史预期年化收益能做到10%、甚至20%以上。投资者就面临再投资的风险,市场在不断调整、新产品不断涌现,投资者购买产品的机会成本就提高。

据了解,目前不少银行也不敢轻易拉长产品的期限,一年期的产品比较多见,即便2年期的产品,不少可以将预期最高历史预期年化收益率做到10%。

天天闯江湖安卓版

名将无双加强版

侠义无双内购破解版

荣耀十一人无限内购版